《美麗的契約》乏味、像電視相聲劇,被網友吐槽最多的是編劇。這部劇的編劇宋方金忍不住了,在微博上炮轟起了隨意改劇本的演員宋丹丹。結果編劇們一擁而上,把這些視劇本為垃圾的現狀挨個炮轟了個遍。□東方今報記者 趙珈
  現象 編劇集體炮轟“改劇本”怪象
  宋丹丹拍戲不用劇本是出了名的,跟她合作《我的兒子是奇葩》的佟大為就說,見到宋丹丹,他和關悅兩個人相互傳染緊張,因為“宋丹丹老師讓我把劇本放下,說討論討論這場戲說的是什麼,臺詞就自然出來了”。有網友吐槽,稱她演什麼劇都是一個感覺,說的臺詞來來回回就“我知道你是誰呀”、“你這人真逗”、“神經病吧你”那麼幾句。業內的編劇、導演們也是立場一致,一邊倒地炮轟演員改臺詞的事。導演李軍林說:“關於演員和編劇的關係就好比建築師跟設計師的關係。只有小產權農民房才是隨心所欲地這兒加個樓梯,那兒加個門洞,這兒加個茅房!你見過一百層的大樓有不按圖紙蓋的嗎?那些隨心改劇本的只能說農民工在幫別的農民家砌房!”演員們則認為,演員有“二次創作”的權利,可以對劇本作出改動。有傳在拍《心術》的時候,六六對吳秀波頻改劇本頗為不滿,吳秀波也曾表示,“對劇本我有我職業的看法。”金牌編劇王宛平透露,在拍《假如生活欺騙了你》時,劇組有個大牌演員,為了自己的角色討好,不僅改了臺詞,還把劇本的框架、人物性格命運改了個遍,“結果後面故事就沒法進行了,成了一個半拉子工程”。
  原因“店大欺客,客大欺店”已成慣例
  劇本寫得不好演員可以拒演,演員想要“二次創作”也可以和編劇商量,亂改劇本究竟是誰的錯?業內人士紛紛表示,這是整個行業的不規範導致的。編劇、作家趙趙說,對於宋丹丹、宋方金二人之間誰是誰非,並不好去判斷。“這不是某一個人的錯,是中國整個影視行業的惡性循環,誰有話語權聽誰的。”這個話語權,在國內的電視劇行業中,指的並不是主導電視劇製作水平的導演、編劇、製片人,而是劇組中酬勞最多的那個人,說白了,就是最大牌的演員。《打狗棍》的導演郭靖宇和主演巍子是好哥兒們,為了爭奪話語權,郭靖宇說,“我怎麼也得比巍子多拿一塊錢。”王宛平對於劇本被篡改也是敢怒而不敢言,問及原因,她也只能無奈表示,“誰讓對方是片酬最高呢。”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坦言,“店大欺客,客大欺店”是劇組的生態鏈。“大牌編劇的劇本沒人敢改,小編劇只能忍氣吞聲;劇組也不會為了編劇而得罪改劇本的大牌演員。”“兩宋之爭”中,《美麗的契約》導演餘淳站在了宋丹丹的一方,業內人士分析道,在這件事上,片方和導演都站在了大牌演員這一方,“因為光靠編劇這部戲賣不掉,靠的是宋丹丹這樣的大牌”。
  解決建立一個規範流程,各司其職
  投資方第一,製片人第二,演員第三,導演第四,編劇第五,這是目前國內一部劇中主創人員們的地位排名。編劇寫著“一劇之本”,在劇組的地位為何處於“一劇之末”?這種現象何時才能改變?業內人士估計,這種狀況一時改變不了。“進入行業的人,絕大部分短視逐利;即使真正懂行的,也缺乏定見。中國缺乏真正的行業精英,沒有形成豐富多元多層次的、成熟的產業人群。如此一來,電視劇質量肯定不穩定,也無規律可言。”浙江影視集團策劃總監王群力說。在美國,編劇這個行當是非常細化的,一部劇有故事編劇、結構編劇、臺詞編劇,臺詞編劇是常駐劇組的。而在國內往往是一個編劇乾幾個人的活,要趕進度而且很難進駐劇組實時創作劇本。美國、韓國這樣電視劇質量高的國家,編劇在行業里有著相對高的地位。當編劇寫好大綱之後,把它兜售給製片公司,如被採納則能得到資金組織編劇團隊,把控整部劇的人物走向、敘事風格。韓國的編劇更是全程跟著劇組,即使是著名演員改臺詞,也被看做是“大不敬”。編劇工作的亂象只是國內影視劇行業中的冰山一角,從立項到播出,以賣片子為主要目的的整個產業鏈條都沒有形成一個規範的流程,整部劇沒有一個能夠兼顧藝術性和商業性的具有絕對地位的“話事人”。國內編劇在謀求《著作權法》的修訂,以給編劇更合理的法律保障。其實,合理規範的制度構架,明確各個工種的權利和責任,才是行業良性發展的根本,而這個制度的建立,很大程度上是在合理制度的主導下,市場自發形成的。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鄭國鋒】【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在“大腕”面前 編劇倒了)
創作者介紹

gu28gulh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