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受強颱風“威馬遜”襲擊後mSATA的潿洲島。圖片來自網絡
颱風過後,當地島民展開了ssd固態硬碟積極自救。圖片來自網絡
  《中國經濟隨身碟周刊》 見習記者 陳惟杉|北京報道
  7月26日,強颱風“威瑪遜竹北買房子”登陸廣西一周後,距北海市正南21海裡海面上的潿洲島發生了一起救災風波。
  當日上午,部分受災島民與北海潿洲島旅游區管租屋理委員會(下稱“潿管會”)以及北海潿洲島旅游發展有限公司(下稱“旅游發展公司”)發生衝突,進而升級為島民對兩家機構辦公場所的打砸行為。
  儘管這場風波的原因與“救災不力”密切相關,特別是與潿管會於7月20日,即強颱風“威瑪遜”襲擊潿洲島次日發佈的通告有關,但據記者瞭解,在颱風災害與通告的背後是島民長期不滿潿管會對於旅游資源的開發權,以及相應收益的控制。所有這些都為此次風波的爆發埋下了伏筆。
  “通告”與衝突
  7月20日,潿管會發佈《關於加強潿洲島旅游區沿海地帶綜合整治管理的通告》(下稱“通告”),稱鑒於簡易建材達不到抗颱風的質量要求,嚴禁用簡易建材進行因颱風受損的臨時建築物的修複,需要由潿洲島旅游區管理委員會對潿洲島旅游區沿海灘塗、林地、道路兩側商鋪進行統一規劃後,再進行申請修複建設工作,未經批准進行原址修複的,將進行拆除。
  關於這份通告的初衷,潿管會副主任岑博雄向《中國經濟周刊》解釋道,通告主要針對島民利用鐵皮瓦等簡易建材修建的違章建築,“9號颱風‘威馬遜’過後,馬上10號颱風‘麥德姆’就到來了,如果再用這種材料去做,很有可能會被再次吹壞,因此政府考慮對那部分房屋在災後進行統一重建。”
  7月25日,打砸事件發生的前一天,部分島民在當日不顧通告,聯繫貨船從北海市運送了一批建材到島上,在建材已經被裝運上車後,潿管會駐守在碼頭的工作人員強行將建材從貨車上卸下,並向島民表示如果想要拉走建材需要每人繳納2000元。
  在災後急需建材的情況下,這一要求激怒了島民,工作人員在現場遭到部分島民的追打。隨後,一些島民來到潿管會協商解除建材禁運的可能,在得到否定的答覆後,島民們開始相互聯絡,協商於次日衝擊潿管會泄憤。
  根據多位在事發現場的島民回憶,7月26日聚集起來的島民人數不下千人。在現場,島民提出了潿管會將“上島費”的20%拿出作為島民分紅的要求,但並沒有與潿管會的工作人員發生肢体衝突。工作人員看到島民人數眾多,在現場始終默不作聲,只是用攝像機攝像做記錄。
  積怨一:“違建”之爭
  據《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瞭解,島民之所以遷怒於這份通告,不僅是因為無法及時獲得足夠建材修補房屋,他們同時將通告解讀為潿管會借助颱風之力清除他們所認定的“違章建築”,而這背後則是近年來在島民與潿管會之間不斷升級的關於自建房屋的爭論。
  潿洲島90%的建築材料都需要從北海市獲得。在颱風到來之前,禁止島民在未經審批的情況下私自運送建築材料上島的規定也一直存在。島民江先生向《中國經濟周刊》表示,“在之前,如果沒有獲得潿管會的批准,即使在北海市買到建築材料也無法運上島,潿管會有專人在碼頭看守。”
  對於建材上島的嚴格控制,岑博雄副主任解釋說,近年來島上的違章建築多了起來,其中多是島民為了經營旅游業,在原有住房的基礎上擴建的酒店等。由於島民的私自建設往往周期較短,在“違法成本較低,執法成本較高”的情況下,潿管會出台了控制建築材料上島的政策,希望藉此達到控制島民私建房屋的目的。
  而在一些島民的眼中,潿管會一邊嚴格限制島民自建房屋,一邊卻大肆圈地進行建設。這被島民們解讀為潿管會企圖壟斷島上旅游資源的開發權,並獨占收益。島民陳女士對《中國經濟周刊》說:“最不服氣的就是,我們在屋前屋後建一點都不讓,但潿管會卻自己在那裡建。像北岸那裡,以前就說不讓建木屋,現在那邊海邊的樹林里全都建滿了。”這種不滿進一步延伸到了徵地補償與“上島費”的分紅問題上。
  積怨二:徵地補償難令島民滿意
  據記者瞭解,潿管會向島上村民徵用土地所提供的補償是一次性的,補償款包括安置費、青苗費等內容,合計在每畝7萬元左右。而在完成一次性的補償之後,土地在完成開發後所獲得的收益與島民再無關係。很多島民都向記者表達了對這種“買斷式”的土地徵用方式的不滿。
  而即使是這樣一次性的補償款,依然有島民在土地被徵用後遲遲沒有領到相應的補償。由於建設環島公路的需要,2013年年底,西角村部分靠海居住的漁民的土地被徵用。據當地島民介紹,在當地的漁民群體中,有一部分人是20年前上交土地,從農民身份轉變為漁民的,而在徵地補償的發放過程中,他們因被認為是“不正宗的”、“新的”漁民而無權領取補償,從而導致至今仍有100多萬元的徵地補償款由當地的村委會控制。
  積怨三:島民期盼分得“上島費”
  此外,很多島民向記者表達了他們對於潿管會與旅游發展公司征收多年“上島費”,卻沒有給島民“分紅”的不滿,鄧先生對《中國經濟周刊》說,“旅游發展公司收了那麼多年‘上島費’,也沒有用在島上,那些錢去哪裡了?我們這麼多年,一分錢也沒有拿到。”
  公開資料顯示,島民口中的“上島費”,官方名稱為“北海潿洲島火山國家地質公園門票”,其涵蓋了潿洲島上的7個主要景點。經廣西壯族自治區物價局批准,門票的價格在今年6月10日從90元/人上漲為115元/人。
  除了沒有直接分享到“上島費”的收益,島民普遍對於島上的基礎設施,特別是水、電的供應情況表達了不滿,並質疑潿管會與旅游發展公司“獨占”利益的同時,卻沒有對島上的基礎設施建設進行投入。
  在島上經營酒店業務的鄧先生向記者介紹說:“每到暑期的旅游旺季,電壓就不正常,電器打開後,電壓就會變得不穩定,甚至會整晚斷電,很多開旅店的島民都買了發電機自行發電,整個村子都嗡嗡作響。”島民江女士表示,在夏季,自己所在的村莊經常會連續幾晚斷電,很多游客對此也很不滿。
  潿管會的官網上並沒有公示有關門票收入的信息,但據潿管會副主任岑博雄介紹,去年買票登島的游客共有57萬人,收入共有4000多萬。對於這部分收入的去向,岑博雄向記者解釋道,“有些島民可能不理解,其實除了500萬左右的稅款外,收入基本用於景區的建設、碼頭的維護,以及辦公室的運轉,因此收入與支出基本持平。”針對島民公開財政收支的要求,岑博雄表示潿管會也正在考慮。
  據記者瞭解,目前島上的供電主要來源是中海油油氣分離工廠的自備電廠,開始時的供應量為每天2700千瓦,近年來逐步提升到每日4000千瓦左右,但在旅游旺季,潿洲島每日的負荷起碼有七八千千瓦,這樣就有三四千千瓦的用電缺口。岑博雄說:“上島人數一超過3000人,島上的電就不夠用了,而潿洲島又是生態島,在發電形式的選擇上比較少,管委會計劃今年落實燃氣發電的項目,做到起碼讓酒店有電用。”
  積怨四:潿管會被視為“外來人”
  在採訪的過程中,當地島民都將潿管會及旅游發展公司與潿洲鎮鎮政府相區分,很多島民向記者表示,鎮政府一直是為島民辦事的,但潿管會是“外來人”,陳女士稱:“自從整個島都按照景區管理後,潿管會就管理著島上的一針一線,鎮政府就不敢吭聲了。”
  潿洲鎮鎮政府的工作人員也證實,目前鎮政府確實處於潿管會的管轄範圍之內。根據北海市政府網站上的公開信息,潿管會成立於2010年12月,其成立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理順潿洲島旅游開發的管理體制問題。
  此前,潿洲島所轄範圍既是北海市海城區下轄的一個鄉鎮,又是該區下轄的北海潿洲島旅游度假區,同時在旅游開發和市場營銷上依托於北海旅游集團。而在潿管會成立之後,在海城區政府掛牌的北海潿洲島旅游度假區管理委員會被撤銷。
  岑博雄副主任向《中國經濟周刊》介紹:“目前潿洲島的開發與管理是由潿管會主導的,總體規劃則由廣西壯族自治區旅游局、北海市政府和廣西北部灣辦公室三家聯合編製,自治區人民政府批准的。”目前潿管會分別設置了旅游發展公司與投資發展公司,分管島上景區的經營與基礎設施的建設。
  在2010年公佈的潿洲島發展規劃中,潿洲島計劃於2015年基本建成中國海島旅游的先導示範區,成為國家5A級景區。面對當地島民與潿管會存在的這些積怨,岑博雄說:“這些都是發展中的問題。”
(原標題:起底潿洲島打砸事件:島民與管委會存違建之爭等4積怨)
創作者介紹

gu28gulh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