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9日下午,北京三里河路52號,中國科學院院機關所在地,一場將波及全國化療飲食100多個研究院所、近6萬名科研人員的科技體制機制改革在這裡宣佈啟動。
  當天,中國科學院院長白春禮在該院“率先行動”計劃暨全面深化改革綱要的新聞發佈會上,當著數十家媒體記者的面說,當前,一些研究所仍然存在“大而全”、“小而全”的現象,原有的競爭優勢有所削弱,現在的發展模式也難以持續,甚至在一些研究領域和方向上面臨被淘SD記憶卡汰出局的危險。
  到了必須要扭轉這一局面的時候。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作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決定,其中提到深化科技體制改革,mSATA建立健全鼓勵原始創新、集成創新、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體制機制。
  從中科院當天發佈的全面深化改革綱要內microSD容來看,其改革以推進研究所分類為突破口,“整合機構,瘦身健體”,對現有科研機構進行較大力度的系統調整和精簡優化,開闢體制機制改革的“政策特區”和 “試驗田”。用白春禮的話說,“不能只是掛個牌子、占個位子,不能搞成大口袋、大拼盤。”
  中科院秘書長鄧麥村則更進一步說,“對特色優勢和成果產出不明顯、長期缺乏核心競爭力的研究所,進行撤並重組和結構調整”,這不是沒有ddr4 記憶體可能的事。
  2020年前,中科院將按照創新研究院、卓越創新中心、大科學研究中心、特色研究所等4種類型,穩步推進分類改革,基本完成分類定位、分類管理的體制機制設計;到2030年,形成相對成熟定型、動態調整優化的中國特色現代科研院所治理體系。
  依據4類科研機構的不同定位,其管理的制度體系和運行機制也將進行分類。以創新研究院和卓越創新中心為例,前者以滿足國家戰略和產業發展重大需求為主要價值導向,實行政產學研共同參與的理事會治理結構,以國家任務和市場為主配置資源,以應用部門和市場評價為主要評價方式;後者則以學術水平為主要價值導向,實行行政系統與學術委員會相結合的治理結構,以擇優穩定支持為主配置資源,以國際同行評價為主要評價方式。
  這些是中國科學院當前和今後15年改革藍圖中最為核心的部分。儘管不是全國宏觀層面上的科技變革,也不是針對科研人員自身薪酬福利的微觀調整,但這一中觀層面上的改革仍引起媒體和科技界自身的高度關註。
  因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觸動了制約科技體制改革的根子。
  用白春禮的話說,當前,我國科技體制改革宏觀層面的頂層設計正在積極推進,微觀層面的科研項目、經費管理和科技評估等改革也在不斷深入,但在中觀層面上,科研院所體制機制和科研活動的組織管理方式,總體上仍然沿襲著長期以來的固有模式,成為影響和制約科技創新能力提升的根本性因素。
  換言之,這也是科技體制改革中最難啃的一塊硬骨頭。“科研院所體制機制改革和科研活動組織模式創新,是當前深化科技體制改革的關鍵。”白春禮說。
  當然,這場被稱作“涉險灘”的改革並不容易。就在新聞發佈會舉行的頭一天,該院召開了2014年夏季黨組擴大會議精神傳達會,在這次會上,白春禮做了半個小時的講話,中國青年報記者瞭解到,他當天通過視頻對該院幾乎所有的領導幹部和科研骨幹說,“好改易改的大多已經改了,我們要面對、要突破的多是深層次問題,是硬骨頭。”
  他還引用列寧的話說,“幾何公理要是觸犯了人們的利益,那也一定會遭到反駁”。在推進改革過程中,有時還會產生整體利益與局部利益、現實利益與長遠利益的衝突,也會增加改革的難度。“改革必然會涉及利益調整,也會招致一些非議甚至抵觸,我們要有充分的估計和清醒的認識”。
  中青報記者瞭解到,中科院將按照先易後難、循序漸進、試點先行、標桿引領的原則,“成熟一個啟動一個”。以創新研究院為例,該院選擇微小衛星、信息工程、空間科學、海洋信息技術、藥物等5個具備一定條件、具有代表性的領域方向開展改革試點。
  白春禮表示,如果我們不積極思變、主動求變,就無法適應社會變革和科技發展的需求。從這個意義上說,改革既是大勢所趨,更是形勢所迫,不改革就會被改革。  (原標題:啃起科技體制改革的硬骨頭)
創作者介紹

gu28gulh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